骆铁军:国内铁矿资源开发需适应新需求结构


“要以国内铁矿增产的确定性应对钢铁行业资源保障工作中可能出现的不确定性。同时,提高资源综合利用水平,降低生产成本,提升竞争力。”

“当前,没有矿的企业希望矿价低,矿山企业希望矿价高。钢协‘一手托两家’,关心的是铁矿石要多采多开,价格由供需确定,减少资本市场对实体经济的影响。”

……

4月25日,在中矿协八届四次理事(扩大)会议上,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副会长骆铁军介绍了近期钢铁行业运行情况和对铁矿资源战略保障工作的思考及建议。他认为,钢铁行业高质量发展需国产铁矿资源“量质齐升”支撑。国内铁矿资源开发如何适应这一新需求结构并体现独特价值,是具有创新意义的重大课题。

第一季度钢铁行业“强供给与弱需求”的矛盾显现

骆铁军介绍,今年初以来,钢铁行业生产运行呈现高产量、高成本、高库存、低需求、低价格、低效益的“三高三低”特征。粗钢产量小幅下降,表观消费量大幅下降。钢材市场整体表现低迷,企业效益严重下滑。“尤其是进入3月份以来,钢厂库存和社会库存增加较快,钢价跌势明显,企业边际效益递减,生产经营压力进一步加大。”骆铁军说。

第一季度,全国粗钢产量为2.57亿吨,同比下降1.9%,表观消费量为2.32亿吨,同比下降4.6%。中国钢材价格指数(CSPI)平均值为109.74点,同比下降6.5%,4月第一周降到104.57点的低点。“CSPI以1994年钢材全年平均价格为100基数。也就是说,2024年4月第一周的钢材价格较30年前仅上涨了百分之四点多。”骆铁军比较说。

出口钢材同比增长30.7%,出口均价下降33.4%。进口铁矿石却“量价齐增”。全国进口铁矿石3.1亿吨,同比增长5.5%;进口均价129.6美元/吨,同比上涨10.7%,走势与钢材价格完全相反。出口钢材与进口铁矿石价格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重点统计钢铁企业利润同比下降48%,平均利润率仅为0.61%,亏损面达53.1%,同比上升8.65个百分点。

随着消费结构和总量的变化,钢铁消费需求持续增长的态势已经发生了根本改变。“行业主要矛盾已经转变为如何以充足的产能满足缓慢下降的钢铁需求。钢铁生产企业正在适应这种变化。”骆铁军分析道。

铁矿资源战略保障工作备受关注、取得进展

钢铁强国需要资源强国支撑。欧、美、日等主要发达经济体越来越重视矿产资源保障,设置了相关机构,制定实施了相关法案、措施,形成了系统性的关键矿产资源保障战略。国内外主要矿山都加大了投资力度,产能有所增加。据有关数据,预计2024年全球铁矿石供给将增加5000万吨以上。

在国产铁矿开发方面,骆铁军表示,国家发改委、自然资源部等有关部委高度重视战略性矿产资源开发和钢铁行业资源保障工作,不断优化矿产资源管理制度和政策,促进了重要矿产资源国内勘探开发和增储上产;地方相关部门制定了具体实施方案,切实加快项目审批,推进工作落实落细;钢协加强调研,及时反映企业诉求和建议;钢铁和铁矿山企业积极响应,快速行动,加强与相关部门沟通汇报,矿山项目多年无法推进的审批难题得以有效解决。

在各方共同努力下,国内重点铁矿项目建设工作取得了明显进展。据他介绍,国内最大的千万吨级单体地下铁矿山——鞍钢集团西鞍山铁矿项目六大类40余个要件办理时间缩短了29个月,刷新了国内新建大型矿山要件办理时间的最快纪录,该项目已于2022年11月份开工。2023年以来,中国五矿陈台沟铁矿项目开工建设,鞍钢矿业齐大山和大孤山铁矿分别获得扩界采矿许可证,建龙集团思山岭铁矿项目已进入试生产阶段,红格南矿采矿权完成拍卖。国内铁精矿产量保持增长。“我国铁矿石原矿产量2023年达到9.91亿吨,同比增长7.1%,今年1月—3月份达到2.84亿吨,同比增长15.3%;铁精矿产量2023年达到2.98亿吨,同比增长4.1%,今年1月—2月份月达到0.46亿吨,同比增长2.8%。”骆铁军欣喜地说。

此外,我国海外权益铁矿建设也取得积极进展。几内亚西芒杜铁矿项目已进入实质性阶段,铁路、港口等基础设施均已进入建设阶段,预计2025年建成投产。塞拉利昂新唐克里里铁矿二期1200万吨/年选矿工程项目签约,等等。“这些项目的实施,将有助于提升钢铁行业资源保障能力,优化进口来源结构。”骆铁军说。

钢铁高质量发展需国产铁矿资源“量质齐升”支撑

骆铁军表示,从铁矿需求总量上看,虽然近年来我国粗钢表观消费量持续下降,但仍处于9亿吨以上的规模水平。未来一段时期,我国钢铁需求仍将保持高位。近年来,受低碳转型发展需要,我国电炉炼钢发展势头加快。计划新建炼钢产能中27%为电炉,合计1.1亿吨左右。预计2035年我国电炉钢产量比例将达到30%。但我国钢铁行业高炉—转炉长流程生产仍将在相当长的时期处于主流程,对铁矿石需求仍将保持在较高水平。

“从铁矿需求质量上看,铁矿石品质对高炉长流程减污降碳、实现钢铁行业双碳目标十分重要。”骆铁军分析,一方面,高炉大型化发展需要高品质铁矿,通过降低原料有害杂质含量和减少质量波动,实现高炉长寿和生产稳定顺行;另一方面,高炉炉料结构优化需要更高品质的铁矿。球团工艺能耗和污染物排放为烧结工序的50%以下,二氧化碳排放为烧结的30%左右,球团矿含铁品位比烧结矿高5%~10%,增加球团矿比例可有效提高入炉矿含铁品位。入炉矿品位提高1%,焦比下降1.5%,产量提升2.5%,碳排放也相应降低。“世界先进钢铁企业甚至在推广使用全球团矿高炉冶炼。”骆铁军说。此外,氢基竖炉等氢冶金工艺发展同样需要高品质铁矿、球团生产直接还原铁等产品,在电炉短流程炼钢配加一定比例的直接还原铁能起到稀释有害残余元素和显著改善钢质的作用。

协同发力 释放国内铁矿资源实际能力

目前,国产铁矿对粗钢的贡献率为15%,加上废钢贡献的20%,国内铁资源的贡献率约为35%。海外矿的贡献率仍然超过60%,距行业研究提出的优化铁资源来源结构的目标还有相当大的差距。

“从钢协和中矿协对国内重点铁矿项目的调研梳理情况看,国内铁矿资源开发仍面临不少困难和挑战,实际能力还没有得到有效发挥,仍有很大的改进空间。”骆铁军坦言。主要存在以下三方面问题。

一是铁矿资源勘查仍需加大力度。据自然资源部数据,我国勘查新增铁矿资源由“十一五”的164亿吨、“十二五”的133亿吨,减少至“十三五”前4年的35亿吨,2022年全国铁矿计算储采比为16.8。

二是铁矿项目审批建设仍然较为困难。据企业反映,有的铁矿项目在矿权办理、用地指标、尾矿库建设等方面问题仍需进一步协调加快解决。如已有露天矿山平面和深部扩大范围、地下铁矿开采方式论证选择、尾矿干排湿排方式、尾矿库指标等。

三是现有铁矿生产受到影响。受安全环保整改关联、资源接续困难等影响,部分在产铁矿山产能未能得到正常发挥。“‘一人生病,全家住院’的监管‘一刀切’问题当休矣。”骆铁军说。

为此,他提出两点建议。

一是建议国家有关部委继续发挥部际协调机制作用,继续统筹协调,进一步加快推动国内重点铁矿项目开发建设,提升产业链供应链韧性和资源保供能力。他表示,下一步,钢协将继续配合国家发改委等有关部委,组织行业做好“铁资源开发计划”的衔接落实工作,加快国内铁矿资源开发;组织开展《全球铁资源平衡》和《铁矿石通道建设》课题研究工作,完善资源保障体系建设。

二是建议国内铁矿开发做好经济性评估,要注重经济性、生态性和安全性三维动态平衡。“‘取之有制、用之有节则裕,取之无制、用之不节则乏’,我们并不主张不顾发展条件的扩大铁矿开采量,而是主张让所有具备发展条件的矿产资源能够更多地被发现、更快地被利用,适度提升并稳定国内铁矿供给能力。”骆铁军说。(中国钢铁工业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