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矿价仍是钢铁行业利润大幅缩减的主因——自律控产降库存势在必行


今年一季度,钢材价格单边下行,钢铁行业形势异常严峻。尤其是3月份开始,整个钢铁产业链集体遭遇“滑铁卢”,传统的“金三”未能如期而至,反而迎来了史上罕见的“黑三”。

根据海关总署发布的数据,一季度我国进口铁矿石价格均价为129.5美元/吨,同比增加10.6%,同期炼焦煤价格、焦炭价格、喷吹煤价格和废钢价格同比均有较大幅度的下降,而一季度钢材综合价格指数比去年同期下降了6.29%,部分钢材品种价格跌幅甚至超过15%以上。对应地,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今年一季度,黑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业利润总额为-213.6亿元,亏损程度甚至超过2015年的同期水平。重点统计的钢铁企业利润同比下降48%,平均利润率仅为0.61%,亏损面高达53.1%。

4月初开始,钢价虽有所反弹,但铁矿石等原燃料价格涨幅更大。截至4月26日,62%品位进口铁矿石价格已经从4月4日的98.3美元/吨低点反弹至118.15美元/吨,涨幅高达20.2%,而同期螺纹钢价格涨幅仅为5.3%,钢材综合价格指数涨幅仅为2.1%。

1.自律控产降库存是抑制矿价过高的重要抓手

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一季度,全国粗钢产量为2.57亿吨,同比下降1.9%,而1-2月份全国粗钢产量为同比增加1.6%。3月份粗钢产量同比大幅下降7.8%。从数据来看,3月份的粗钢产量大幅下降也正是企业在进行市场化自律控产降库存的结果。3月份,钢材价格的大幅下行,不少钢铁企业顺势加大了停产检修的力度,钢产量迅速下滑,钢材库存也从高位开始回落。根据中国钢铁工业协会统计的数据,钢材的钢厂库存自1952万吨的高点下降至3月末的1842万吨,社会库存自1422万吨降低至1374万吨。与之相对应地,进口铁矿石价格下跌最快的也是3月份,3月份铁矿石价格从最高点119美元/吨下跌至100美元/吨附近。由此可见,自律控产降库存对抑制铁矿石过高价格起到了十分明显的作用。

这在2021年下半年的行业运行情况中也可以得到印证。2020年,工业和信息化部提出“确保2021年粗钢产量同比下降”的目标。2021年下半年开始,钢铁行业正式开始实行粗钢产量调控政策。从当年7月份开始,粗钢产量连续6个月保持同比下降。最终数据显示,2021年累计粗钢产量为10.33亿吨,同比减少约3200万吨,下降3%。2021年5月12日,进口铁矿石价格高达233美元/吨,创下历史最高点。而自2021年7月限产政策开始执行后,粗钢产量压减工作进入实质性推进阶段,进口铁矿石价格随之震荡下行,到9月中旬降至每吨100美元附近,降幅达55%以上。随着粗钢压减量逐月增加,到2021年11月中旬,进口铁矿石价格最低降至85美元/吨,降幅进一步扩大至65%左右。

经验表明,我国钢铁产业具有极强的生产韧性,完全可以充分保障下游需求。而在此背景下,粗钢减产对于降低进口铁矿石价格具有立竿见影的效果。根据市场需求适当控制产量降低库存,既可以稳定钢材市场,同时也避免了上游原燃料价格的非理性大幅上涨。

2.近年来高矿价对钢铁行业的利润侵蚀更甚

近年来,铁矿石价格几乎每年都会至少有一次非理性上涨。钢价易跌难涨、矿价易涨难跌,这一现象大家并不陌生,近些年一而再、再而三的发生。有人形象地把钢价比如为铁球,跌后难反弹,把矿价比如为排球,跌后反弹有力。其结果就是,钢厂一直都处在钢矿博弈的败局之中,利润长期地持续性地被上游铁矿石侵蚀,何故?

我们姑且把时间线拉长,将进口铁矿石价格与钢材价格进行对比可以发现,矿价和钢材价格具有一定的相关性。仔细研究进一步可以发现,2022年6月份以来,钢材价格指数平均水平在110点附近,进口铁矿石价格平均在115美元/吨;而刨除掉2020年末和2021年的矿价和钢价特殊值外,2017年-2020年这4年时间里,钢材价格指数也基本在110点附近,进口铁矿石价格基本维持在85美元/吨附近。2017年到2018年进口铁矿石价格平均为70美元/吨,同期钢材综合价格指数为112点。再来分析利润率。根据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对重点钢铁企业的监测数据,2017年-2023年间,行业平均利润率分别为5.47%、7.2%、4.57%、4.49%、5.02%、1.44%和1.32%。

很明显,利润率最高的2017年和2018年,也是矿价和钢价差距最大的时间区间,2017年和2018年两年会员企业销售利润率是2009年以来唯一与工业行业平均销售利润率水平相当的两年。即使是在利润总额最好的2021年,行业利润率平均水平也仅有5.02%。

2017年-2020年的钢价与近2年相近,但利润率最高却差了将近4.5倍,此期间钢价指数基本在110点波动,铁矿石价格一般维持在80-100美元/吨。而经历了2021年进口铁矿石大幅上涨到233美元/吨以后,铁矿石价格动辄就超过120美元/吨以上,年度平均价格基本都在110美元/吨以上。2023年铁矿石进口均价113.6美元/吨,2022年铁矿石进口均价115美元/吨。而值得注意的是,近2年钢材价格仍旧是多年前的水平。

这足以说明,2022年以来尤其是今年以来的钢铁行业形势之严峻绝大数是由于上游的铁矿石价格虚高所致。

3.铁矿石价格再无高位运行的基础

当然,讨论铁矿石价格,我们不仅要看铁矿石需求,更要看铁矿石供给。4月底,力拓、淡水河谷、必和必拓和FMG四大矿商相继公布了2024年第一季度的生产业绩报告。从报告中提出的2024年的铁矿石发运目标来看,四大矿商在铁矿石供应方面态势基本一致,都至少维持与前几年相当的供应目标水平。

另外,多家研究机构和研究报告预计,2024年全球铁矿石产量同比增量或超过5000万吨以上,将再度突破历史新高。

主流矿山方面,预计2024年四大矿山的产量将有所增加。其中,淡水河谷S11D矿区将释放500万吨/年的产量,力拓产能替代项目改造预计产量提高800万吨/年,必和必拓的南坡项目预计产量提高400万吨/年,而FMG的铁桥项目也预计产量提高1500万吨/年。这些主流矿山的增量合计将达到3200万吨。非主流矿山方面,预计2024年的铁矿石供应增量合计为1300万吨。

国产矿方面,在各方共同努力下,国内重点铁矿项目建设工作取得了明显进展。鞍钢西鞍山铁矿项目、鞍钢齐大山和大孤山铁矿项目、中国五矿陈台沟铁矿项目、建龙集团思山岭铁矿项目、四川红格南矿等项目均在加速推动,很快将形成实物生产量。今年1月—3月份,我国铁矿石原矿产量达到2.84亿吨,同比增长15.3%;今年1月—2月份铁精矿产量达到0.46亿吨,同比增长2.8%。预计2024年国产铁精粉产量将同比增加500万吨至1000万吨。

此外,全球近年来最大的绿地矿山项目——几内亚西芒杜铁矿项目也频频传来好消息。随着其铁路、港口等基础设施建设的加速推进,预计在2025年底将建成投产,后期全球优质成品铁矿石供应将再增加近1.2亿吨,为铁矿石全球长期宽松供应提供了基础。

因此,无论从短期来看,还是从中长期来看,全球铁矿石供应将维持在相对充足的水平,供大于求的态势明显,铁矿石价格今后再无高位运行的基础。(中国钢铁工业协会)